- N +

在时间的门槛上 | 每座火车站都有狂奔的旅客

  原标题:在时间的门槛上 | 每座火车站都有狂奔的旅客

  编者按:二十年前,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迎接千禧年的到来。二十年后,茁壮成长的00后已经来到我们面前。二十年前,我们幻想的未来就是现在。二十年后,我们站到了时间的门槛上。

  2020年代真的要来了。在时代的浪潮里,每个人都不只是一朵浪花。澎湃评论部新年特辑《在时间的门槛上》,写下的是新世纪这二十年,写下的也是你我。

  

  二十郎当岁的时候,师范院校毕业,回到老家城乡结合部中学的讲台上,大白天暗到不能视物,却拿苍蝇没办法。数学老王弯腰下去,白衬衫后背上立马盖上几大片活动黑斑,一直腰,黑斑轰然四散。旁观者如我,仿佛一下子看到了三十年后的自己。

  小县城的公交不挤,路也不堵,甚至不乏好单位,但只要有一口安稳饭好吃,总是挤满了通过各种手段杀将进来的人。其中一些人,也许有一天感到了厌倦,选择了退出,但刚走出门口,再一回首,门外依旧挤满黑压压的一片。

  身处其间,不会打麻将,不会“掼蛋”(苏皖流行的一种扑克游戏)就是“孬”(傻的同义词);不想关心昨晚酒局谁喝得多谁喝得少,谁吐了或谁没吐,也对上周牌局里谁赢多少谁输多少没兴趣,就是不合群。

  所以,小城青年隐约觉得不应该这样度过一生,一定有什么更大的地方。家附近如果有火车站,就希望离火车站近一点,没有火车站就希望离汽车站近一点,房间里永远有一个已经收拾好的双肩包,拿起就走,哪怕只能先离开个几天。

  我终于还是选择出走,来到上海,读书、重新开始。

  说到上海,对我冲击最大的居然是上海的超市!作为小地方出来的人,第一次看到大超市时,都有住里面的冲动,现在的症状已经轻多了。

  大超市的广告简单直接,大幅的“降”字打头的广告铺天盖地整栋楼的整面墙垂下来,霸气侧漏,我心澎湃。不管顾客离开时大包小包,或者两手空空,都有长长的电梯直送上、下楼,抬头还有一个大大的“欢迎再次光临”横幅,事办的和班上东北同学的话语风格一样敞亮。严格来说,超市是一处给人尊严的地方,拿低保和数百万年薪的人都基本能在里面各取所需。

  那么大的超市,穷学生多兜几圈,试吃区竟能混个半饱,讲究的同学,周末选一瓶10元左右的葡萄酒(居然是干红),加一只从入学到毕业一直敢卖九块八毛八,就是可能越来越小的烤鸡,捎带一大包带壳花生,就能喊上隔壁寝室兄弟们一道乐开怀。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上一篇:勇敢面对挫折的名言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